地平线历史故事网

欧洲史研读法兰克国王路易九世为什么是上帝的

在马修·帕里斯的记述中,路易九世与阿尤布苏丹的一段对话表明了这一点,停战确认后的一天,法国国王和巴比伦苏丹终于有机会进行一场期待已久的会谈,他们通过翻译交换了各自的想法。苏丹平静轻松地问国王,国王身体可好?国王神色沮丧地回答:马马虎虎。苏丹又问道,为什么?你心情沮丧的原因是什么?国王答道,因为我没有得到我最想得到的东西,为了它,我抛下了我可爱的王国和亲爱的母亲,甘心冒着大海和战争的危险前来。

 

  苏丹感到吃惊,想知道路易王最想得到的东西是什么,于是问道,国王陛下,你究竟想得到什么东西呢?国王说,是你的灵魂,是那将被魔鬼推入深渊的你的灵魂。但是,感谢,他希望所有的灵魂都能得到救赎,所以撒旦永远不可能为得到你这个美好的猎物而沾沾自喜。在全知全能的上帝之下,如果这个有形世界统统属于我,我一定会把它全部交出去,以此作为交换,让所有的灵魂都得到救赎。上帝可以作证,我若能够为上帝争取到你和所有的灵魂,让他们获得荣誉,我绝无半点返回法兰西王国的意愿”。

  这一事例中,路易九世通过话语展现了教思想中的“正义之战”的核心理念,即通过战争的手段使不义的一方回归正途,以达到拯救灵魂的目的。根据记载苏丹听后感动得低声哭泣,路易九世也觉得苏丹有了改宗的意向,便宣布他将不返回法兰西,而是继续留在圣地以便继续拯救更多的灵魂。尽管这一记述可能并不属实,但却迎合了人们对于十字军的想象,路易九世作为这段故事的主人公也展现出自己作为上帝的战士努力缔造一个囊括所有民族的全世界的和平的一面,他尽全力拯救的灵魂,以求为末日审判后到来的最终和平扫清障碍。而在其战败前,路易也展现了其仁慈的一面。在战争的初期,十字军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路易九世嘱咐他的士兵不要杀戮萨拉森人种的妇女和儿童,而是要将他们带到十字军军中为他们施洗,使他们改宗成为天主。

  尽管这种行为带有强制改宗的意味,但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已经是对极大的宽容了。而在路易九世被赎回后,他选择暂时留在圣地,在此期间,也有许多来寻找他并希望在他的主持下改宗。对于这些人,路易满心欢喜地接待了他们,让人为他们施洗,向他们讲解教义,后来他又将他们带回法国,为这些改宗的人及其家人解决生计问题。

  在这次十字军战争中,路易九世在战场上的勇武表现以及其全力传教的行为获得了法国教俗两界的支持,其在被从阿尤布苏丹国赎出后留在圣地的选择也被视为是其对于自己没能顺利收复耶路撒冷而做出的补偿。当时的教士阶层普遍认为路易九世选择留在圣地是为其他教君主做出表率,即把收复耶路撒冷作为平生之愿,而非仅仅满足于前往耶路撒冷朝圣。

  尽管路易九世对这次十字军行动充满热情,但是这次十字军无论是在出征前的布道阶段,还是在登陆突尼斯后的行动都并不顺利。在布道阶段,许多法国的贵族都厌倦了十字军,即便是路易九世的近臣与好友茹安维尔也拒绝了这次十字军的征召。而在十字军登陆不久,路易九世的儿子让·特里斯坦便病逝,不久,悲痛的路易九世也同样沾染恶疾并很快病故。从军事的角度来看,这次十字军东征没能取得任何实质性的成果,但是路易九世的死却被视为殉道,而这也使得其“战争之王”的君主角色达到了一个旁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对于路易九世病故的过程有着许多版本的记述,在这些记述中,记述者均在努力将路易九世与耶稣进行类比。在路易九世的忏悔牧师的记述中,路易九世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依然希望能使突尼斯苏丹改宗,他说道:“为了对上帝的爱,你们应该努力在突尼斯城宣扬教,让它生根发芽。”在最后,忏悔牧师博利厄的若弗鲁瓦写道:“我们这位上帝的侍者在铺成十字形的灰床上,将他最后一口气还给了创世者。此时恰是上帝的儿子为拯救全世界而在十字架上咽气的时刻。”

  茹安维尔虽然并未跟随路易九世参加征伐突尼斯的十字军,但是他依然在《圣路易史》中依据收集的传闻记载了路易王病逝的过程,他也宣称路易九世死去的时刻是“上帝之子为拯救世界而在十字架上死去的时刻。”此外,在路易的继承人腓力为告知路易王病故的消息而写给教会的信中也出现了类似的表述:“先王双手在胸前交叉成十字,一如耶稣为拯救世人,最终,他在与耶稣为让世人获得救赎而死去的同一时刻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