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平线历史故事网

左手诗歌右手历史专访孟曼分享诗中的女性

《诗经》云:“贤夫成城,贤妇媚城”。 意思是说,男能兴国,女能亡国。 《诗经》作为文学文本是经典,但它的观点并非全部都是可取的。 例如,学者孟曼认为“哲人女子妖媚”,就是一种历史偏见,反映了古人不完整、不公平的观念。 “有的女人就像一座城市,有的女人就像一座美丽的城市。在城市和美丽的城市之间,比男人有更多微妙和隐藏的歌声,因此产生了更多的诗歌和故事。”

 

  由此,孟曼萌生了一个想法:用诗歌看透女性,讲述构成历史、创造历史的“她们”,以及卷起的历史风暴。 她专门写了一本名为《孟曼女子诗歌课上的哲学女性》的书,将她在诗歌分析方面的专业知识与专业的历史研究相结合。 她以诗歌为引领,按照历史朝代更替的顺序,讲述诗歌背后的故事。 28位女性的精彩人生及其背后的中国历史。

   战史风云小说_战史风云_风云史事是什么意思/

  纵观历史,我们不难发现,历史上女性大多以配角的身份被记载,或者出现在特定的《后妃传》和《烈女传》中。 孟曼说:“每一个被视为配角的女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而这些生活都被记录在诗里。” 孟曼从娥皇、女婴,到褒姒、西施,再到王昭君、赵飞燕,讲了一遍。 从平阳公主到长孙皇后,从武则天到杨贵妃,从萧太后到孝庄太后、秋瑾。

  通过孟曼的引导,我们看到诗词中的女性不仅有“笑得潇洒,美目盼望”的样子,也有“轻踏波涛,穿丝袜沾满尘埃”的风范,也有“长弓”,他有“美人巨目知路尽头”的憧憬,有“蜀锦袍自剪,桃花欲长流苏”的豪情。 这些女人虽然温柔,但她们握铁留下的痕迹,却能掀起历史的风暴。 他们的思想和思想都在诗里,他们的人生故事也在诗里。 这是诗歌的另一半,也是你我所未知的历史的另一半。

  将诗歌解读与专业历史研究相结合

  早在2007年,时年32岁的孟曼就受邀在央视《百家讲坛》上讲授《武则天》。 此后,她又相继主讲《隋风雨》、《太平公主》、《长恨歌》等系列节目。 她深厚的学术素养和幽默灵活的语言表达能力,让很多人爱上了这个年轻、才华横溢、博学多才的人。 一位女诗歌教授。 2016年起担任《中国诗词大会》节目嘉宾,2021年起担任《经典中的中国》文化嘉宾。 她以渊博的学识、独特的见解和敏锐的评论深受观众的喜爱。 节目中的她,谈吐得体,气质优雅。 她也是靠实力吸引粉丝的典型例子。

   战史风云_风云史事是什么意思_战史风云小说/

  孟曼虽然因为诗歌讲座而进入公众视野,但她的学术专业其实不是诗歌,而是历史。 2002年,孟曼从北京大学历史系博士毕业后,回到母校中央民族大学攻读本科和硕士学位,并成为一名教师。 现任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副主席(兼)。

  孟曼的专业研究领域主要是隋唐五朝史和中国古代妇女史。 出版有《初唐北衙禁卫制度研究》等专着。

  这次,她充分发挥了自己的两大优势:左边是诗,右边是历史。 她用诗歌寻找历史,用历史诠释诗歌。 比如《斑竹滴千滴泪》,鄂皇后的儿媳妇不远千里寻夫舜,最后为情投湘江,留下了“斑竹”和“斑竹”的典故。 “湘夫人”,和哭泣的黛玉“潇湘妃”的绰号就来自于她们的故事。 站在历史的背后,孟曼带你读的不仅是有关她们的诗词,还有两姐妹为何嫁给舜。 这体现的是古代政治联姻制度和妾制度(《芈月传》中芈月、芈姝嫁给秦王也是如此)。 鄂王的儿媳妇为何千里迢迢来寻夫? 这背后其实是退位制度的黑暗真相。

  又比如,书中讲的是春秋战国时期。 我们看到的历史是越王勾践用美人计与西施一起灭掉了吴国。 孟曼在历史的背后,向读者讲述了除了美人计之外,越王勾践灭吴的策略。 这些策略之一就是金庸的《越女剑》的灵感来源; 史书中记载了西施的几种结局? ? 西施最终是否与范蠡乘船渡过五湖呢? 蒙曼的回答是:不! 西施很可能是被越王所杀的。 这是为什么? 她在书中一一讲述。

  此外,孟曼还反驳了流传已久的笑话:周幽王是在颂赞姒,为诸侯指明灯? 伪造的! 曹植的《洛神赋》是写他的嫂子甄夫人的? 伪造的! 她为读者提供科普:《甄嬛传》中安陵容所用的洗极丸来自于赵飞燕,景虹舞来自于甄夫人,《沉眉庄》中的太后师于班婕妤; 女士; 凌波微步、月女剑……金庸武侠借鉴了很多古代女子故事; 武则天的名字不叫则天,她赋诗劝花、贬牡丹洛阳的故事,背后其实是一场政治斗争; 脱掉李白靴子的高力士可不是一个普通人。 他出身于一个贵族家庭。 他的家族是由一位女性创立的。 历经四朝,称霸岭南……

  电视剧《清平乐》里看不到的“弱德之美”

  人们在电视剧《清平乐》中看到曹皇后时,往往只关注她的爱情故事。 孟曼分析曹皇后时,她的观点是:宋朝以后,对妇女的约束越来越严厉。 曹皇后的让步和职责,其实无非是甘当弱者而已! 不是吗? 不完全的。 中国古典文学专家叶嘉莹先生发明了一个词,叫“弱德之美”。 她说:“弱德并不弱,弱者就是躺着挨打。弱德就是你忍着,你坚持,你也有自己的道德,你要完成自己,这种性格就是弱德。” .”

  孟曼认为曹皇后体现了“弱德之美”。 她的丈夫宋仁宗吃沙子的时候没有说什么,生怕御厨的人受到惩罚。 这也是弱德之美。 更进一步,唐太宗的纳谏是弱德之美,汉景帝的节俭依然是弱德之美。 其实我们整个中华文化的特点就是屈己敬人,克己复礼,这就是弱德之美。 弱德所修成的,并不弱。 相反,那些能够承受打击并不断提升自己的人,才是真正的强者。 回想起当年宋辽对峙的时候。 北方有剑马的萧太后,南方有涵养重礼的曹太后。 看似一强一弱,却如同太极图中的阴阳鱼,相互转化,生生不息。 《周易》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弱,君子以厚德载物”,正是这么说的。

   2022年9月,在新书《孟曼女性诗歌课哲学女性》出版之际,封面新闻记者电话采访了孟曼老师。

  蒙曼:看看女性在有限的历史条件下如何做出自己的选择

  封面新闻:在古代,由于社会地位较低,女性的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 在学习历史的过程中,您对女性在历史中的作用有哪些深刻的见解?

  孟曼:我感触最深的是历代女性都在努力适应自己的时代,并在改变这个时代。 历史上,对女性角色的主要要求是贤妻良母。 做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就是要帮助好丈夫,教育好儿子。 这也需要智慧。 所以其实女性一直在在有限的空间里寻找自己的位置,储存自己的能量。 我认为这是历史告诉我们的最重要的话题。 我觉得我们可以看看每一代女性,她们在那个时代的定位,那个时代对她们的要求,她们是怎么做到的,以及她们在做的过程中是如何改变那个时代的。

  封面新闻:无论在哪个领域,不难发现取得杰出成就的人往往都有一个相对聪明的母亲或祖母。 即使妈妈没有上过学,他也一定会提到妈妈很聪明,或者是一位奶奶。 他们喜欢干净,或者他们对待别人很好。

  蒙曼:我同意这一点。 例如,我的母亲已经80岁了。 她每天都读书,而且读的书不比我少。 她患有白内障,手术期间医生告诉她不要读书,但她却经常偷偷看书。 我的母亲是我们家庭非常重要的力量,是我们的骄傲、我们的祝福和我们的榜样。

  封面新闻:在研究苏轼的时候,人们还会发现,根据一些记载,苏轼的母亲是一个非常非常聪明的女人。

  蒙曼:他们的母亲当然值得关注和研究。 但我们需要认识到,历史一般不会记录普通女性。 一个普通的女人在文字上留下痕迹,通常是因为她的丈夫或儿子出名了。 我的书名是《孟曼女性诗歌课哲夫》,意思是有政治智慧的女性。 我写的书主要是写与政治直接相关的女性。 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封面新闻:事实上,正史中关于女性的记载相对较少。 您在研究过程中是否遇到过困难,是如何克服的?

  蒙曼:由于物质限制,我们无法像塑造男性历史一样塑造女性历史。 但你至少可以找到一个时代有记载的、具有经典代表性意义的女性。 看看他们在有限的历史条件下如何做出自己的选择。

  封面新闻:您在大学任教,是一位专业学者。 您特别擅长通过向大众讲话来传播知识。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同时进行专业研究和向公众演讲。 你怎么做呢?

  蒙曼:我认为我做得不太好。 事实上,我一直很喜欢教育,因为我喜欢与人交流。 沟通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为了让人们明白。 就像你无论是在谈判、演讲还是写文章,都希望别人支持你的观点,或者至少理解你的观点。 最重要的是,你要心甘情愿、愿意努力让别人理解,而不是试图找借口吓唬别人,让别人觉得你很牛逼。 我一直认为,真正有效的沟通必须让别人明白你在说什么。

  封面故事:普遍认为学术论文的主要受众是业界同行。 那么当你做研究、写论文的时候,你的写作风格需要改变吗?

  孟曼:其实我不太同意现在的情况——学者写专业文章只是为了给专业人士看。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学术圈子就很窄了。 尤其是人文学科,我们不应该这样。 自然科学再低调,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普通读者根本无法理解。 但人文学科的门槛并不高。 专业学者的研究除了供同行阅读外,还应努力成为公共知识谱系中的一环。 因此,即使我写的是专业的研究论文,我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理解它,而不是假设如果你看不懂,我就不是为你写的。

  封面故事:你进行历史研究。 您如何看待信息和知识的表达媒介和传播载体? 比如这两年,中国传统题材的电视剧非常流行,里面蕴藏着一个王朝的想象。 比如宋朝就非常风雅。 您关注这种文化现象吗? 包括现在的一些短视频作品,其传播速度比文字更快、更广。

  孟曼:我想是的。 人类刚发明纸的时候,一定有过这种欣喜若狂的感觉——本来只能在帛书或者竹简上写字,后来纸出现了,方便极了。 流通工具。 不仅贵族子弟可以读书,平民百姓的孩子也可以读书。 那时的人们也应该发现世界变得更大了。

  今天的视频给了人们更多参与和描述生活的方式,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 当然,就目前而言,更多的知识、更多的人文精神还是以书籍的形式承载,而不是以短视频的形式。

  封面新闻:看来您很少用个人社交账号与读者分享。

   Monman:因为我认为这不是我所擅长的。 我比较擅长说话,但我不喜欢自言自语。 我更喜欢真正意义上的交流。 比如,教学就是我擅长的一种沟通方式。 例如,当我制作音频时,我也会预测观众是谁并与观众进行交流。

  封面新闻:您如何体会古典诗词的精髓如何转化为现实生活的活力?

  孟曼:我认为古典诗歌最重要的是告诉我们什么是美。 如果一个人有能力看到美,他就会有力量。 我们为什么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因为这个世界很美好,有值得为之活下去的东西。 古典诗歌会告诉我们美在哪里。 比如,春花秋月很美丽,人的成长也很美丽。 即使一个人不开心的时候,他那个时候爆发出来的灵力依然是非常美丽的。 如果你吸收其中一些东西,你就能更敏感地感受到世界的美好。 我认为美和善是直接相关的。 什么是善? 守护美丽,就是仁慈。 我最近在网上给大家讲了《红楼梦》。 我觉得贾宝玉最大的优点就是对女孩子的贴心照顾。 在他眼里,女孩子都是天真、纯洁、美丽的。

  封面新闻:请告诉孟曼先生您的阅读情况。 除了做研究之外,您平时还喜欢看什么书?

  孟曼:我个人比较喜欢读历史。 当我读文学书籍时,我不一定只读诗歌。 我也喜欢看小说。 由于时间和精力有限,所以我阅读了更多的历史经典。 但我也读当代非小说类作品。 比如,我现在正在读一本由生活·阅读·新知三联书店出版、新华社资深记者王军撰写的书,名叫《城市笔记》。 这是一本关于北京地理规划和建筑历史变迁的书。 。

  封面新闻记者张杰专访